一定发官方网站平台-维也纳疫事 – 欧洲疫情中心隔壁的日常生活

一定发官方网站平台-维也纳疫事 – 欧洲疫情中心隔壁的日常生活

编者按:在付出了巨大代价之后,中国的新冠肺炎疫情逐渐平静下来,而在欧美,疫情依然在肆虐。疾病、死亡、混乱、焦灼之外,生活还在继续。澎湃新闻特约几位居住在美国、法国、英国等国的华人和留学生,记录他们疫情下的日常生活。在病毒面前,全世界人民都是一家人。

疫情发展至今,奥地利一直也不是国内媒体关注的重点国家,奥地利境内的疫情控制也相对比较稳定。根据奥地利卫生部门发布的数据,确诊病例最高单日增幅出现在3月26日,增加了1321例,随后新增确诊病例数量逐渐减少,最近5天新增确诊病例都保持在100例左右。

欧洲疫情发展初期,我对于奥地利疫情发展有不小的担心,因为从维也纳到欧洲疫情的中心意大利北部开车只有1个小时左右。奥地利北方的德国当时也是欧洲疫情的另外一个中心。我的这种担心是随着防疫措施的加码一点点地在升高的,3月10日奥地利关闭了边境,随后学校也宣布转向在线教学,在3月17日,维也纳正式关闭非必要生活设施的那天,我的担心也到达了顶点。

疫情初期空荡荡的超市货架 本文图片由作者提供

疫情期间的购物中心

超市里的廉价意面和大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抢购一空,街上的行人也变得比往日稀少了许多。当时也正是国内疫情逐渐好转,疫情的中心开始转向欧洲和美国的时候,租住的公寓里面,我时不时会看到有人把生活用品放在公共厨房,让其他人免费拿取。每次出现这种情况也就意味着有人离开,可能回国可能是搬离这间公寓。其实那个时候我就已经打定主意暂时不回国,否则每次看到这样的情景可能就又是一阵阵心慌。

随后的几天,奥地利人生活又回到了某种日常的状态。我居住的靠近多瑙河北岸的多瑙岛上人们还如往常一样按照日常的节奏在遛弯、锻炼身体。人们也是近几日才开始更多地戴上自制的或者是购买的口罩。这大概也正是在中国人看来,这个国家比较有趣的一点,一种“隔壁者”的心态,这种心态不仅仅是对中国,对亚洲,哪怕是对于它身处的欧洲,乃至同属德意志地区的德国也一样——夹在两个疫情高发区中间,人们始终可以保持自己通常的生活节律。

我的德国朋友曾经跟我讲,奥地利这个国家非常民族主义。这不难在选民选择中看到,奥地利一会的第一大党是奥地利人民党(ÖVP)在光谱上中间偏右,所属的欧洲议会党团是欧洲人民党。现任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维克托带领的匈牙利的右翼政党青民盟也隶属于这个党团。我想大概就是这种民族主义心态,使得奥地利人在欧洲逐渐成为疫情中心的时候,能够有一种似乎超然世外的心态。不过这样的一种“隔壁者”心态并没有让奥地利对于防疫工作掉以轻心。甚至可以说奥地利在欧盟诸国中采取的是较为稳健的策略。

关闭非必要生活设施之后,奥地利要求超市、银行、药店、医院这些设施不能关闭,以保证基本生活需求的满足。维也纳圣查理教堂(Karlskirche)附近有一条非常受欢迎的沿街市场叫纳许市场(Naschmarkt),这个市场附近是维也纳主要的亚洲族群的聚居区,周围有很多亚洲食品超市。3月15日,库尔茨宣布两天后关闭非必要生活设施,当时我最担心的是这些亚洲超市被关闭,因为毕竟亚超的商品对于奥地利人来说未必就是生活必需品。不过很庆幸的是这些亚超并没有像我担心的那样被关闭,当然我疫情之初囤积的生活用品也变得没有必要。

维也纳的亚洲食品超市

这一段时间以来口罩的问题似乎成为媒体的焦点。奥地利也在4月1日起,要求进入超市必须佩戴口罩,这也是第一个强制要求佩戴口罩的欧盟成员国。我也是在那个时候才开始外出时间戴口罩。不过奥地利在超市限流的政策不仅仅是口罩而已,这中间还有一些有趣的措施。维也纳的超市开始要求顾客在进入超市的时必须拿超市提供的购物篮或者购物车,没有购物篮或者购物车就不能进入超市。这样其实就实际上限制了超市里的人流。第一天开始施行的时候, 普拉特斯特恩车站(Praterstern)站内一家人流比较多的超市,门口开始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加之必要的社交距离,队伍从超市门口一直排到车站大门口外。

“在收银台领取口罩”

超市门口的限流措施

戴着口罩出门的时候,偶尔也会有人朝我这边多看一两眼,因为很多人都还是在超市或者地铁上才会把口罩戴起来。只不过看到网络上、媒体上铺天盖地的关于海外华人遭到种族歧视的报道,我自己却没有太多的亲身体会,大概是因为维也纳本身的国际化和包容性,也或者仅仅是因为我自己足够幸运,没有成为这种歧视的受害者。只是,我真心的希望是因为前者,而不希望也不愿意看到任何人遭受到歧视和攻击。

在疫情蔓延全球的大背景下,人和人在这样的危机之中本应能够保持互相尊重。也只有人与人能够体现这种包容性,人类才能够共同应对一波又一波的危机。无论是生活在维也纳,在纽约,在上海,在北京,在东京,也只有这种相互的包容才能够给我们丰富的生活。